<menu id="gicg0"><u id="gicg0"></u></menu>
  •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menu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menu>
  • <input id="gicg0"><u id="gicg0"></u></input>
  • <nav id="gicg0"></nav>
    <input id="gicg0"><tt id="gicg0"></tt></input>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
    <input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input>
  • 加載中…
    個人資料
    ELLEMEN
    ELLEMEN 新浪機構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696,759
    • 關注人氣:1,000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2021-05-24 14:32:33)

    2021年,如果你還沒聽說過北京東單公園的大名,抖音和快手的網紅都會看不下去。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各路短視頻用戶都在以一種窺探的視角拍攝夜晚的東單公園,并且劇情套路大抵相同。因為社交網絡的出現,越來越多的人可以從手機屏幕里窺探到這個傳統“同志名所”,當然,發達的網上交友途徑也讓這些地方開始變得冷清: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某短視頻平臺上十五線博主的東單公園游記

    這些短視頻拍攝者大多先展示一段自己如何來東單公園,再拍攝廣場舞大媽、抖空竹大爺和遛彎大家庭,營造出祥和的“正?!睔夥?。

    然后表達出帶大家上山瞧瞧的想法,接著開始要贊,并且一定會說出“勇氣可嘉”四個字來讓觀眾給自己打氣。用略顯神秘的口氣,一邊往上爬,一邊說東單公園的故事流傳了好幾年,自己也是頭一次來。

    拍攝路邊獨自坐著的老大爺,或者幾個人聚在一起的場景,視角參考BBC。用“戰戰兢兢”和“忐忑不安”等形容詞渲染情緒,還要特意說“生怕拍到不該看見的東西”,結果什么都沒看見,順利到達山頂,最后視頻結束。

    這種打著探秘旗號實則騙贊和評論的視頻腳本在短視頻平臺備受喜愛,但在真實的東單公園,同志群體依然有一定的活躍度。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對于大多數的同志來說,在公園和公共場所認識朋友被看做是效率極低的一種社交方式,不但要gaydar靈敏,還要適時找準話題搭訕。在快節奏的當代生活,這種交友方式讓人心累,明明在手機上左滑右滑就能找到戀人,為什么非要去東單公園這種同性交友鏈條的最底端。確實,東單公園早已失去了過去那些年的重要意義。

    然而在現實中,這些傳統中的“同志名所”并沒有被同性戀人群所拋棄,雖然比不上上海人民廣場異性戀聲勢浩大的相親態勢,但也有不少人在這里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東單公園正門

    我們和一位名叫方城的28歲男生聊了聊,他和男朋友認識的起因就是東單公園。

    2017年,方城從一所南方二本大學畢業來到北京工作,沒想到第一份工作做了8個月,他就做不下去了,那家公司也很快倒閉。后來他放棄之前的專業,選擇做了一名保險推銷員,但感情生活始終空白,也讓他非常煩惱。

    方城形容自己的個性隨和,因為理科出身,在這種親密關系交友上略顯內向?!拔艺J識人都不是那種特別積極的態度,也不太有占有欲和控制欲,交友一直都比較被動吧”,大三期間才意識到自己是同志的他,一開始用交友APP,但也慢慢聽說了北京東單公園的“名氣”。

    東單公園作為北京較早形成的同志聚集地(在圈內還被稱為“同志據點”),多年來不僅引得眾位“同志”紛至沓來,還見證了時代與歷史的變遷。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根據王小波小說《柔情似水》改編的電影《東宮西宮》,就是以“東單公園”為背景講述了九十年代初同志的故事,這應該是第一部國內拍的反映同志生活的現實主義電影了。

    但在方城心里,這里是一片充滿矛盾的世界,它既是圈里人互相認識的地方,也流傳過很多“不太好的事情”。

    對他來說,去東單公園只是一件偶然發生的事?!澳翘煳遗阋粋€遠道而來的同學逛街,到下午還有很長時間,然后離東單公園比較近,我就拉著她過去了?!狈匠堑呐笥巡恢罇|單公園到底有什么特殊之處,但方城心里清楚,“我就是單純好奇,這個東單公園到底是什么樣子?!?/font>

    在東單公園里,方城說自己并沒有看到想象中中老年同志們四處對眼神的場景,他走了一圈并沒有看到什么,僅僅是用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后在app上發了一條動態消息,而就在此時,另一個人在東單公園的照片下寫了評論。于是兩人就認識了。

    這段結合了傳統同志聚集地和社交網絡的感情,一直持續到現在。雖然東單公園常常和隱秘的肉體接觸聯系在一起,方城自己也再沒有去過東單公園,但他說自己發自內心地感激這里。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曾經的東單公園并非如今這樣,2015年環球網曾發表文章《從“流氓”到“同志”:東單公園見證中國男同冷暖》,用較為獨特的視角來剖析這一群體,而主角則是當時圈內較為出名的“同志”寧國風。

    上世紀60年代,寧國風和法國駐北京大使館里的一位廚師有過親密關系,那年他24歲,風華正茂,并且是北京市某中學的一名優秀教師?!俺龅馈焙芫玫乃?,外形頗受關注,不過在那個“流氓罪”依舊生效的年代,他的經歷帶著些許時代和家庭的悲情色彩。

    上世界五十年代,寧國風跟同學出門游玩,偶然進入了后來的東單公園一帶,被很多人搭訕想要“交朋友”,在閑聊中得知原來這是一個“據點”。

    當時的寧國風是個外表乖順,但內心苦悶的中學生。他自小性格文靜,只喜歡玩女孩子的游戲,被小朋友叫做“假丫子”。

    10歲時他和班里的班長關系不錯,兩個孩子在家里做作業時玩起過家家,寧國風就讓班長扮演自己的丈夫,在鳳凰衛視2016年11月29日《冷暖人生》的采訪中,寧國風透露:“我就自然地,就是說他是我丈夫,我是他的妻子,更過火的不會,因為他太小是吧,抱著我就覺得好像感覺就很幸福,很溫暖,被我媽發現了,哎呀,我媽打呀,簡直沒給我打死,我母親脾氣特暴,她當時就罵我一句話,我記得特清楚,她就說我怎么,我缺了八輩子德,生了你這么個東西?!?/font>

    被棍棒教育的寧國風,直到上中學都不敢跟男孩子接觸,生怕母親對自己又產生了懷疑。這場毒打讓寧國風“正?!绷肆?,直到他16歲走進了東單公園,才知道原來在這個世界中,他并不孤獨。

    1956年,寧國風考入師范中專,開始寄宿生活的他終于擺脫了母親在生活方面的控制,他也決定開始自己的生活,很快便與下鋪男同學交往。

    寧國風在采訪中表示:“當時也不知道為什么就一眼看上了他(指下鋪男生),他喜歡踢足球,但他也不野,下了課挺文氣的”。在問到對方是否英俊時,寧國風笑著說:“長得很英俊,還喜歡吹口琴”。

    宿舍的其他同學也是心照不宣,因為下鋪男生排行老六,大家都半開玩笑地管寧國風叫“六嫂”。這段美好的初戀持續了四年時光。當時寧國風是學生干部,負責幫助學校管理檔案室,在一次偶然查閱檔案時,他發現心上人婚姻狀況是已婚,并且還有一個兒子。

    他好像突然懂得了,為什么比他大四歲的下鋪男生,對他非常體貼和疼人,像照顧小弟弟和小妹妹一樣。雖然下鋪男生表示這是包辦婚姻,兩人沒有一點感情,但對于有孩子的事實,還有被欺騙的感覺,讓寧國風痛下決心分手。

    分手之后的寧國風心灰意冷,即將畢業的他決定把心思投入到工作中去。畢業前三年寧國風專注于教學,很快成為了中學里的優秀教師。三年后,他重新踏足東單公園。因為被“同志們”看到和一位法國人聊天,他就此得了一個外號“巴黎小姐”。

    北京東單公園里,正在消逝的同性愛欲

    多年過去,北京“同志據點”也幾經變遷,基本固定在東單公園和牡丹園公園,不過對于年紀較大的“同志”來說,這些據點的隱秘性從未改變,只是“再也不用擔心被警察抓了”。

    上文中的“巴黎小姐”寧國風在北京東單公園逗留時曾被警察逮捕,并最終處以三年勞教,那是他七年來第三次被控“流氓行為”。經?!叭刖帧钡乃毦土藗刹楸绢I,很容易辨識出身邊的便衣警察,并會用“雷子來了”等暗語幫助同伴盡快離開。

    不同于短視頻用戶眼中帶有獵奇色彩的東單公園,在上世紀“流氓罪”還依舊生效,信息產業并不發達的年代,這個隱秘的世界,更多是“同志們”相互抱團取暖的存在。

    雖然東單公園、牡丹園公園已和整個中國社會一樣走向老齡化,但也是有不少“深柜”人士在采訪中說自己更傾向于在這里認識更真實的人,而不是在交友app上刷來刷去,那種配對后草草幾句查戶口一樣的問候,很大幾率上也會讓聊天最終不了了之。

    在東單公園,我們曾經遇到一位長相非常年輕的40歲男性,在向其保證不會泄露隱私的前提下,他透露自己之所以喜歡來公園里逛,是因為自己在學校做老師,不可能使用APP,用假照片或者模糊的照片根本也找不到喜歡的人,反而會有被學生們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的危險。

    “所以用手機并沒有那么隱蔽,在這里似乎能接觸到更真實的人。比起網絡,這里遇到朋友的可能性更大?!?/font>

    在去年疫情結束后的一段時間里,他說自己每天都來這里,一邊運動,一邊“欣賞男人”。他曾經遇到過一個從貴州來北京崇文門陪父母看病的男子,他比他大5歲,兩人在交換了眼神后,搭了話加了微信,還有過一段為期兩個月的曖昧時光。

    他是像上文中寧國風一樣的老師,而另外一個人是小城市的警察。兩人有時候約在公園假山上,有時候約在東單十字路口的長椅上,聊天、偷偷拉手……“不過兩個月后,他也因為要回家照顧家里人離開了北京?!?/font>

    在東單公園,人們遇到的往往是不同行業的不同人群,了解其他人的生活動態,并對已經去世或是出柜失敗的人扼腕嘆息,這里更加現實,也更加真實。

    如今,更包容的社會環境,手機上的社交軟件以及酒吧等場所,讓“同志們”不再需要隱匿在地下環境中認識彼此。但年齡較大的“同志”還是依舊懷念年輕時的體驗與經歷。

    無需特別探秘,在山上植被茂密處,就能看到一些男性在石頭小路上進行目光交流,其中有很多是來北京的務工人員。那些獵奇者喜歡去的涼亭并非是同志的聚集場所,只是很多人喜歡在那邊刻字而已。上面有的是交友信息,有的是“同志亦凡人”的吶喊,而有的則是兩個人的感情見證。

    東單公園就像一件標本一樣,正逐漸淹沒在新時代滾滾而去的洪流中。

    為保護文中被采訪者隱私,

    部分細節做了模糊化處理。

    采訪、編輯:Sebastian,Loudhook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IwODMwNw==&mid=2651167688&idx=1&sn=a3de18ceb75f8f8ce71d169a8889a87d&chksm=8bb3edd4bcc464c2888f1db7f75b440f3d837fbb42f57c7e6b97a319f8e9a8f5f64ec6a0fc0c&scene=0&xtrack=1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二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