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icg0"><u id="gicg0"></u></menu>
  •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menu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menu>
  • <input id="gicg0"><u id="gicg0"></u></input>
  • <nav id="gicg0"></nav>
    <input id="gicg0"><tt id="gicg0"></tt></input>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
    <input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input>
  • 加載中…
    個人資料
    韓浩月
    韓浩月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4,469,003
    • 關注人氣:14,450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原來可以仰望天空,也是一種能力

    (2021-05-27 15:36:49)
    分類: 隨筆
    韓浩月

    “我要從所有天空奪回你”,是俄羅斯詩人茨維塔耶娃的詩句,這個句子莫名打動了我,它讓我想起少年時仰望天空的時光。

    不少人的年輕時代,總是充滿著不安與緊張,現在回憶起來,少年時經常望著天空發呆,有效地讓自己與天空建立了某種聯系,仿佛心胸中的一些塊壘,被天空接納、融化了。
     
    那是故鄉的天空,也是過去的天空,晴朗的時候藍得徹底,太陽落山的時候火紅得發亮,夜晚星光點點。

    誰說天空一無所有?當你花費更多一些時間與它凝視,不斷變形的云朵就成了綿延不絕的長篇故事,它在對你講述,你只需靜心傾聽。當然,你也可以對著天空說話,不,對著天空喊話,天空不給你回應,卻會讓你覺得安慰。
     
    在意識到自己與天空斷絕了聯系之后,我站在車水馬龍、鳴笛聲不斷的馬路邊停住腳步,抬起頭向頭頂望去。那是一片中年人的天空,晴朗不定,渾濁中仿佛還有些粘膩。本打算至少要盯看十五分鐘,但不到兩分鐘就敗下陣來。

    原來,可以仰望天空,也是一種能力。
     
    我想重新建立與天空的聯系。仔細想來,無論走到哪里,國內的某省,或者國外的某地,到達之后,都會不自覺地先看看那里的天空。這個動作讓我想起父輩,他們要出門勞作之前,也總是先走到屋外,看一眼天空(或許還會辨一下風向),口中喃喃自語一句。我本能地想看一下天空,是從父輩那里遺傳下來的嗎。

    在以前,有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里,我常做關于飛翔的夢。有時候是雙腳離地,人直沖沖地就升上了高空,有時候像飛機那樣,可以通過傾斜手臂來改變方向。

    在夢中,我飛翔得不知疲憊,但也得勸自己盡早找到落腳的地方,以免突然在某一刻失去“動力”摔下來。在對“摔落”的憂慮中,我會降落在老家屋子的房后,會降落在小學校園后面的麥草垛上,有時也會降落在大城市上百米高的樓頂——這立刻會把自己嚇醒。
     
    人與天空之間的聯系,是非常神秘的。對于搞不懂的事情,人們會說這是“天喻”、“天意”。遇到想不開的事情,會推諉到老天身上,請求老天爺睜睜眼,給自己一個說法。用上帝視角俯瞰大地上的事情,會發現值得關注的只有山川河流,人類的幸福與苦惱,歡喜與沮喪,都是同樣的卑微。
     
    從古至今,人們都幻想著去天上看看,飛機作為運輸工具使用率已經很高了,很多人都滿足了從天上往底下看的愿望。

    我訂機票的時候喜歡定直對飛機翅膀那個靠窗的位置,這樣的話,當飛機起飛的時候我就會假想飛機翅膀變成了我的——飛機開始轟油門,加速,抬升,沖刺,飛機翅膀的力量,就成了我的力量,那個片刻的推背感、失重感、暈眩感,都變得十分真切。
     
    盡管已經很多次坐過飛機,但每次起飛后、飛行中、落地時,都忍不住看舷窗外的天空,近乎沉醉地看,帶著尋找的眼光看。我在尋找什么?
     
    他們說,失去的親人,會住在天上。我短暫地相信過。但真的擁有過俯瞰大地的體驗后,便不再相信這個說法。人是永遠被大地拴系著的,在大地上生,在大地上死,雖然一輩子都是直立行走,但早晚有一天都會以擁抱的姿態回歸大地。
     
    天空和大地都能給人寧靜,但不同的是,大地可以生根。作家張翎的小說里寫過,一個出國離鄉多年的人,在回到故鄉之后,總感覺身體里有一棵樹在向上長高、向下下墜,“快要把身體撐破了”——那是熟悉的土地,在誘使游子身體里的那棵“樹”,深入到土壤深處。

    根拔走的時候疼,要再扎下來的時候也疼。你怎么把根拔走的,就有可能怎么原樣扎回來——發生在大地上的這些事情,天空會不解吧。
     
    天空怎么能理解這些?天空空空蕩蕩,自由自在。人的眼里若只看到白云和鳥兒,天空就確實所存無幾??墒悄切o憂無慮的童年,那些消失的青春記憶,還有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面孔,都在天空之上,想要去尋找,就只能抬頭望天了。
     
    天空存在的意義,不在于爭奪,而在于釋放。當人心感到擁擠的時候,天空給予你足夠的境域,讓你天馬行空地假想著奔跑與飛翔。

    想要重建與天空的關系,無論什么時候可以開始,無關年齡,也無關心情,只要你還愛天空,所有的天空,就會永遠都屬于你。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二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