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icg0"><u id="gicg0"></u></menu>
  •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menu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menu>
  • <input id="gicg0"><u id="gicg0"></u></input>
  • <nav id="gicg0"></nav>
    <input id="gicg0"><tt id="gicg0"></tt></input>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
    <input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input>
  • 加載中…
    個人資料
    侯會
    侯會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7,030,887
    • 關注人氣:11,113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格蘭特將軍與鄭板橋隔空握手

    (2021-01-14 12:49:40)
    標簽:

    格蘭特將軍

    陵園

    孩兒墳

    鄭板橋

    分類: 文化•歷史

        按:鄭板橋是18世紀的中國士大夫,格蘭特是19世紀的美國將軍兼總統,兩人既不同時,也不同地,生活在不同的社會環境、文化氛圍中,難道還會產生啥聯系嗎?確實產生了。兩人(嚴格地說,是鄭板橋與格蘭特家族)在對待墓葬問題上,竟然不謀而合。且看他們做了些什么——

     

        格蘭特將軍與鄭板橋隔空握手美國第18任總統格蘭特(1822—1885)出身行伍,南北戰爭時曾任聯邦軍總司令,率領北軍取得決定性勝利。他于1869—1877年擔任兩屆總統,仍保留上將軍銜。卸任后,又周游世界,并于1879年訪問中國,在天津受到李鴻章的接待。1896年李鴻章訪問美國,格蘭特此時已經去世。李鴻章特意到他的陵園致祭,敬獻花圈。

        該陵園位于紐約哈德遜河畔,主體是一座希臘神殿式建筑,上圓下方,巍峨聳立。園內草坪寬闊,嘉木蔥蘢。其中有三株銀杏樹,傳為李鴻章所栽,并有銅牌說明;據考實為李氏到訪第二年,由中國使者楊儒補栽的。

        格蘭特將軍與鄭板橋隔空握手這里要說的,其實是陵園的另一景觀。原來,園中距格蘭特主墓室不足百米,還有一座小小墳墓,里面埋著一個不相干的孩子。此子1795年不幸夭折,葬于此地。后因家族敗落,土地出讓,孩子的父親堅持在契約中寫明:希望永久保留此墓。

        一個世紀過去了,這塊土地幾易其主,最終為格蘭特家族購得,建起陵園。不過依契約規定,這位大將軍、大總統的陵園里,依然保留了這座孩兒墳。兩者成為鄰居,在其后的130年中,被一同祭掃,不僅是一道永恒的風景線,也成為一段百說不厭的佳話。其間寄寓的,是一種人人平等的理念,以及鐵打銅澆的契約精神!

        這樣的人文精神,在東方有沒有呢?近讀《鄭板橋集》,發現鄭板橋所行一事,與此同出一轍。

        格蘭特將軍與鄭板橋隔空握手事見板橋家書《焦山雙峰閣寄舍弟墨》,收信人是鄭板橋的堂弟鄭墨。信中說,郝家莊有一塊“墓田”,從前自己的父親想買下,但因界內有一座無主孤墳,父親不忍“掘人之冢以自立其冢”,因而作罷。板橋在信中囑托堂弟:你去打聽一下,這塊地如果還在,就幫我買下來,將來可葬我夫婦。至于那座孤墳,切勿刨掉,剛好給我倆做個伴。不但不刨,還要“刻石示子孫,永永不廢”。信中還要求后世子孫清明上墳時要同時祭奠此墳,定為常例。

       板橋并非不迷信“風水”,但他認為,只要存心良善,“雖有惡風水,必變為善地”。而他購地存墳的舉動,正是為了繼承“忠厚”家風。——鄭板橋此舉,要早于格蘭特一百四五十年,相當于六七代人的光景!

       板橋1693-1766是清代有名的文學家、藝術家,他不但詩做得好,竹子畫得妙,思想言行也不同流俗。他有十六封家書存世,大多是寫給堂弟的。板橋在外做官,家中買地造屋、春種秋收、存恤親友、教育子弟,全都委托給堂弟。家書內容無論務實務虛,都是肆口而發,無拘無束,頗能啟人深思。

        格蘭特將軍與鄭板橋隔空握手就拿子弟教育來說吧,板橋對堂弟說:余五十二歲始得子,豈有不愛之理?然愛之必以其道,雖嬉戲頑耍,務令忠厚悱惻(誠懇厚道,富于同情心)……”

        家中辦起私塾,板橋頗有感慨。他說:富貴人家特別重視延師教子,可是學有所成的,往往是那些附學的貧寒子弟。他甚至懷疑,是否“富貴足以愚人,而貧賤足以立志而浚慧(開通慧竅)乎”?他說:“我雖微官,吾兒便是富貴子弟,其成其敗,吾已置之不論。但得附從佳子弟(指附學的成績優秀的孩子)有成,亦吾大愿也!”

        這并非幾句漂亮話,板橋在家書中反復叮弟:家中的紙筆墨硯,要不時散發給貧寒同窗。有那貧家之子、寡婦之兒,往往想要十幾個銅錢買“川連紙”釘仿字簿,十天竟湊不出來。遇上這情況,要“無意中與之”——自然是考慮到對方的自尊心。

        他甚至叮嚀:遇上雨天,要留貧寒子弟吃了晚飯再走,臨走時別忘找雙舊鞋給他們換上,“彼父母之愛子,雖無佳好衣服,必制新鞋襪來上學堂。一遭泥濘,復制為難矣!”——為自家子弟考慮到這一步,已屬不易;替別人家孩子設想得如此細密,真可謂菩薩心腸了!

        格蘭特將軍與鄭板橋隔空握手當然,對待自家孩兒,他也并非放任自流。不過他說:“夫讀書中舉、中進士、作官,此是小事;第一要明理,作個好人!”他不問兒子學習如何,只是教他學會尊重人,說你在學堂年齡最小,對同學,年長的要稱“先生”,稍次的稱“某兄”,不得直呼其名對老師更要尊敬有加

        對待不讀書的“底層人”,又該怎樣?鄭燮在家書中說:仆人的兒女也是“天地間一般人,當一般愛惜”,不可讓兒子欺負他們。有了“魚飧果餅”,要分給所有孩子,讓們一同“歡嬉跳躍”。反之,“若吾兒坐食好物,令家人子遠立而望,不得一沾唇齒;其父母見而憐之,無可如何,呼之使去,豈非割心剜肉乎”?

        后人評價板橋,總把他歸入畸士之列。其實稍加探究即可看出,他的一切言行舉動,始終不離儒家仁之旨。儒家思想的核心,無非是將心比心:“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論語·雍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論語·衛靈公》)。這些道理人人會講,但切實去做的,卻少之又少。板橋偏偏要身體力行,難怪被流俗視為異類。

        儒家仁恕觀念的確立,已有兩三千年歷史,老是真老,但并不陳腐;你在世界任何文明體系中,都能找出幾乎完全相同的表述。——從鄭燮(1693-1766)與格蘭特(1822-1885)家族對待無主孤墳的態度,即可窺見一斑。

        (本文初刊于《教師月刊》2020年11期,有改動。本博客文章均為首創,如有轉載請注明作者。插圖來自網上,謹致謝忱)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二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