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icg0"><u id="gicg0"></u></menu>
  •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menu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menu>
  • <input id="gicg0"><u id="gicg0"></u></input>
  • <nav id="gicg0"></nav>
    <input id="gicg0"><tt id="gicg0"></tt></input>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
    <input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input>
  • 加載中…
    個人資料
    小城小七
    小城小七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2,266,990
    • 關注人氣:690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2019-07-15 16:16:08)
    標簽:

    長安十二時辰

    雜談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要說近期最火爆的電視劇,莫過于在優酷上線播出的國產網絡劇《長安十二時辰》,一經推出便得到了業內和觀眾的好評,目前豆瓣評分獲得8.6的高分。用十二時辰探案的故事推進強情節,制作上古典觀感十足,用顯微鏡去看長安這座城市,雕欄畫鳳或者廟堂之高都完美再現了昔日長安的繁華,繁華背后的危機也在精細化的敘事中推進, 給觀眾還原了一個活色生香又暗流涌動的長安。

    縱觀近年來讓人眼前一亮的長安故事,陳凱歌鏡頭下的《妖貓傳》也當算是精品。為一部電影,建一座城,實景實拍,沉甸甸的影像質感還原于歷史故事之中,也體現了匠心精神。那么,看過《妖貓傳》之后,再觀《長安十二時辰》,陳凱歌和曹盾鏡頭下的長安究竟有什么區別呢?我們一同要敘敘。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陳凱歌的長安味道在“酒”,曹盾的長安味道在“水盆羊肉”

    《妖貓傳》中的長安味道集中在極樂之宴中,這是影片最純粹的部分。要數陳凱歌鏡頭下的長安味道,這里的酒濃郁香醇。有詩歌為證:

    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而能承載下李白的的繡口一吐,便是陳凱歌鏡頭里的極樂之宴。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極樂之宴上貴氣十足,而令大家印象深刻的是李白在極樂之宴上的放浪形骸,李白的酒氣、醉氣、仙氣、詩歌氣質等都再次翻騰開來,整個皇家宴席成為了李白的秀場,酒池成為了他毛筆的硯臺,高力士的衣服成為筆墨所觸,“云想衣裳花想容”由此而生。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而在緊張追劇《長安十二時辰》的探案之余,我們來回味下曹盾鏡頭下的長安味道一定集中在那一碗水盆羊肉之中了。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張小敬從死牢里出來,第一件事是去街邊的攤去吃一碗水盆羊肉。據導演曹盾說,這里就是他特意夾帶的“私貨”,曹盾說:“比如第一集中張小敬吃的那個水盆羊肉、火晶柿子,他后面的人在掰的就是羊肉泡饃。我本身是一個西安人,對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肯定是有感情的,我希望能通過這部劇,觀眾看完后很想來西安吃”。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可以說,《長安十二時辰》帶動了“長安味道”,相比于《妖貓傳》的長安酒味,《長安十二時辰》的“水盆羊肉”味道則更落地長安,一個鏡頭見證一番地域的飲食文化,足足吸引了觀眾。

     陳凱歌的長安在“廟堂之高”,曹盾的長安在“江湖之遠”

      再觀陳凱歌的《妖貓傳》下的長安,更傾向于以廟堂之高的視角去探案和揭秘長安背后的隱藏真相。他的鏡頭線索是圍繞主人公空海和白居易,他們兩人的步伐線索帶領著觀眾一入長安深似海。

    白居易領著空海走在尋常巷陌的時候,那種遠景和航拍,立即就向我們展現了那時候的盛唐氣象,有生活、有技藝、有歌舞升平、有市井煙火,讓人相信這便是那時候的長安城,萬民敬仰、八方來朝的長安城。這是街頭的細節描寫,但是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廟堂之高花萼相輝樓的觥籌交錯。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在《妖貓傳》中的極樂之宴上,貴氣十足,也只有能塑造出這一幕,才能讓長安城里的萬眾目光仰視到帝王,我們在熒幕上看到這場充滿想象力的呈現,牡丹、仙鶴、美酒、漁陽鼙鼓……仙鶴、少年、酒池、宴會等意象集合其中,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陳凱歌鏡頭下的長安高貴艷麗,這也和他的態度有關,他說: “因為我對大唐可以說是崇敬,使得我在拍攝這部電影的時候,充分調動了所有的可能性和手段,去創造一種所謂大唐氣象,這個東西我覺得是一個視覺盛景,我們可以為之驕傲的就是,這個世界帝國,唐是我們中國的朝代中唯一的一個世界性帝國,3萬多外國人住在長安,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超過百萬人口的城市,這些都值得驕傲,如果我們從觀眾的角度講,我們只看到這一層,我都覺得非常滿足”。陳凱歌是借了影片抒發他自己心目中的大唐盛景。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但是,《長安十二時辰》中的長安盛景卻不是瞄準上元節燈會的姹紫嫣紅,他瞄準的是這熱鬧的一天長安街巷的點滴,這點點滴滴共同匯聚成為了“大長安城”。就單單從開篇的長鏡頭來說就足以見證導演曹盾的野心:蒼茫無際的天空下是一望無際的長安城,街頭有人彩衣頭頂面具,是一個儺舞者,街頭巷尾還可以看到一個個寫著“元“字的大燈籠,一開場的長鏡頭就體現了大唐的熱鬧繁華,展現了萬國來朝的宏大氣象。曹盾鏡頭中的長安同樣著眼于“大長安”,但是從點點滴滴的市井生活中展現出來,充滿了濃郁的煙火氣息。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在后續的劇情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還原古時長安的傳統元素:子午簪、芙蓉冠、胡餅、細犬、不良人、唱喏、昆侖奴、叉手禮、儺舞、胡旋舞……傳統禮儀極其考究。群戲上,緊張動作戲之余,我們還可以看到輕歌曼舞的斗花車,會有持燈的紅袍群眾,小吃街上熙熙攘攘的食客……他們才是張小敬愿意和樂于守護的人。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導演曹盾早解讀這些長安風貌的時候,說:“《長安十二時辰》的主角,既非張小敬,也非李必,而是長安。這場時長十二時辰的戰斗,也并非都城“反恐”,而是由每一個普通長安人,為了得到更美好生活的一個個小小戰斗組成的”。

    這是市井長安,也是《長安十二時辰》的主角長安。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陳凱歌的長安在于“情”,曹盾的長安在于“義”

    《妖貓傳》看似是用一只貓的視角來展現大唐故事。但是線索是楊貴妃之死一案,這個案件背后隱透出來的是長安由盛轉衰的一個轉折點。他有極樂之宴的忘乎所以,也有馬嵬坡下的無可奈何?!堆垈鳌返拈L安盛景中透露出頹廢,通過不同的角度和打光,讓觀眾看到一場盛極一時的盛宴,和無可挽回的悲劇。陳凱歌鏡頭下的長安以情見歷史,比如在楊貴妃之死的一幕,通過縫隙間的打光,來講述一種由盛轉衰的情懷。

    導演陳凱歌是這樣描述的:“萼相輝樓在歷經劫波之后變成了枯井,它也自有它自己的美麗在,似乎述說著過去的這個景象,所以我就看唐詩,元稹所說的‘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這個東西它就是有那種氣息在。從形神上來說,這是動亂前的狂歡,同時,這也是一場驚艷的幻術,這場幻術在這場宴席上發揮到極致,同時,帝王對于楊玉環的情感表白,對于安祿山的擊鼓而歌,同樣也是虛虛實實,成為一場幻術的開始。帝王的幻術在楊貴妃之死中被揭露出來,在馬嵬驛,玄宗簡直可以說做得天衣無縫, 可以合理、合法、合情地埋葬楊玉環,同時,又給了楊玉環愛情的幻想、生存的希望,這樣的貴妃之死極盡美麗和浪漫”。

    《妖貓傳》更像是一個女人的史詩,偏向于以情動人。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相比之下,《長安十二時辰》則更偏向于硬核敘事,把長安的市井氣質拍的越大氣越壯觀,其實更能彰顯出張小敬對長安城的守護。劇中姚衛率不止一次地問過張小敬的目的和意圖,他質疑過張小敬到底圖什么。在冒死劫獄之后,他們走在燈火初上的巷子里,姚衛率說“曾經有人為了他們日夜操勞,不惜生命,他們什么都不知道”。張小敬回答的是:“看到大家伙都樂樂呵呵的,就知道自己沒白忙活”。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不僅對百姓是守護之心,對曾經兄弟的誓言也從未改變,自己身陷囹圄卻想方設法拯救故人的女兒聞染,因為她是“替二百二十個人活著,看著長安越來越好”。這時候,張小敬的眼里有憧憬,有滿滿的對長安的愛,和對朋友的義。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張小敬守護長安的本心,也從沒改變過。導演曹盾將這樣的初心植入其中,他說:“我們都愛這個家園,這個家園才是值得保衛的。而且我想樹立張小敬作為一個軍人的氣質,他本身是當兵的,后來做了不良人,他的職責就是保家衛國。其次就是李必,他又要鯤鵬,也要蚍蜉的政治理想,他說我要當宰相是為了守護更多的百姓,所以這是他的抱負。其實守護的是長安也好、家園也好、每個人的理想也好,都不是一個口號,而是落實在每個人身上的行動,就像劇中臺詞‘要看男人說了什么,而要看他們做了什么’”。

    長安十二時辰PK妖貓傳,曹盾和陳凱歌的鏡頭盛唐有何區別?

    張小敬做到了,曹盾也做到了。也是在圓我們的長安夢。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二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