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icg0"><u id="gicg0"></u></menu>
  •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menu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menu>
  • <input id="gicg0"><u id="gicg0"></u></input>
  • <nav id="gicg0"></nav>
    <input id="gicg0"><tt id="gicg0"></tt></input>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
    <input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input>
  • 加載中…
    個人資料
    南都觀察NaradaInsights
    南都觀察Narada
    Insights 新浪機構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380,294
    • 關注人氣:2,11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曾經被同學霸凌,現在我回到家鄉支持更多同志

    (2020-12-28 11:48:59)

    曾經被同學霸凌,現在我回到家鄉支持更多同志

    口述:藝宏

    全文3600余字,讀完約需7分鐘


    在婁底念初中的時候,我的性格比較軟弱一點,就是那種別人罵我,我也不會去還口,被打也不敢還手的人。那時候覺得自己可能和別的男生不太一樣,和女生一起玩的時間更多一些,也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戀。


    班上的同學說我是娘娘腔,給我起了個外號,叫“腔哥”,有幾個同學總是搶我的飯卡去食堂買東西,如果我反抗,他們還會打我。父親在世的時候,看見我手上青一塊紫一塊,就去學校找班主任。其實班主任挺保護我的,也會教育那些欺負我的同學,但是教育了他們之后,我被欺負得更厲害,所以我都不敢跟班主任說(被同學欺負的事)。


    有一次下午放學,我回宿舍,發現自己在下鋪的床墊和被子燃了起來,是有同學把沒熄的煙頭放在了我的床上。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嚇得跑到樓下去找老師,最后火被老師滅了。沒多久,我換了個宿舍,除了我,宿舍里還有5個室友,但有4個人都針對我,有時都不止是言語上的欺負,現在我再想起來,那已經算是很嚴重的性侵害了。


    終于熬過了初中,我接著到了婁底當地的一所中專學校,學通信技術專業,后期還去了深圳實習。有個一起實習的校友問我是不是同性戀,我不敢承認,后來他看到我手機上有個同性社交軟件,又問我,我才承認了。那是我第一次向身邊的人承認我是同性戀。在深圳時,我向媽媽撒了個謊,發了一張和朋友比較親密的照片給她,說那是我交了三四年的女朋友。當時我對自己的身份還很困惑,不知道該怎么跟身邊的人說。


    實習完之后,我從深圳回到婁底,有一天家里的一個大我十多歲的長輩用我的手機,也看到了那個交友軟件,還點進去看見了里面的信息。他扇了我幾巴掌,讓我改,說:“在中國,生存不下去的人才會做同性戀?!碑敃r我很害怕,就答應他要改,但還是不知道該怎么辦。


    我不想再待在湖南,就去杭州找工作,期間看一些資料,才意識到同性戀不是疾病,而是一種正常的性傾向類別,慢慢開始真正接受自己的這個身份。我給在長沙的媽媽打了個電話,說我是同性戀,希望她也能接納我的這個身份。但是媽媽不相信,沒有正面回應我,后來她一直都很逃避這個話題。


    2017年12月,在杭州待了一年后,我回婁底找了份工作,就這樣暫時安定了下來。媽媽住在長沙,我總是希望她能接納我,有時候也會發一些同性戀相關的文章、電影鏈接給她,但她都不回復,我也不知道她看沒看。


    圖片

    婁底位于湖南中部,下轄1區2市2縣,2019年戶籍人口454.55萬人,在第一財經于2020年發布的“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中,被劃分為四線城市。圖為位于婁底市政府門前的孫水公園廣場區。 © 南都觀察


    在網上,我看到過好幾個同性戀親友會的視頻,里面有很多鏡頭都是家長們在說話,他們的孩子是同性戀,但已經接納了孩子的這個身份,還錄視頻呼吁更多的父母和社會能理解、接納同性戀。親友會在網上留有“熱線”,是一個微信號,我就聯系了過去,最先回復我的是小楊媽媽,我說我是一個男同性戀,已經跟家里人出柜了,但是媽媽并不接納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她說了很多安慰我的話,又把在長沙的柱子媽媽的聯系方式給了我,可能是覺得我們都在湖南。


    柱子媽媽的兩個兒子都是同性戀,她教我要主動去緩和自己和媽媽之間的關系,多陪陪媽媽,還建議我寫一封“家信”,這樣可能會表達得更清楚點。她說,其實父母都是愛孩子的,在剛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的時候,很多父母也都很難接受,一定要給父母一些時間,如果他們愛自己的孩子,會逐漸接納自己的孩子。柱子媽媽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因為作為性少數,我意識到自己也有一個自我認同、自我接納的過程。


    我寫了一封“家信”給媽媽,發了長長的一段話給她的微信,里面寫了我的經歷和想法,信里還跟她道歉了——不該騙她說我交了女朋友。她一直沒有回復,我就又直接給她打了電話,說我是個同性戀,這是改不了的。但她還是很逃避,說她不相信。如果當初沒有撒那個謊,也許我們之間的關系會更密切,那個謊反而成了一種阻礙。我也跟照片里的那個朋友道歉了,撒這個謊也是對她的不尊重。


    在親友會,有很多志愿者是叔叔阿姨輩的,在接納了自己孩子的同性戀身份之后,也會去支持其他的孩子、家長。我想把柱子媽媽的微信推給媽媽,她們都是家長,也許能聊些什么,但是媽媽不加,也不愿意進親友會的家長微信群。每次我主動和她提起同性戀這個話題,她都會逃避,或是轉移到其他的話題。去年年底,我給她打電話說:“我是同性戀,這是我的正常?!彼齽偤迷诔燥?,說:“你別說了,我在吃飯,我覺得惡心?!?/P>


    媽媽的這個回應真的給了我很大的打擊,其實我已經有五年沒有和家人一起過年了,今年年初,我去長沙和她一起過年,也是因為疫情,在那里住了兩三個月。我把對象的照片給她看,她也沒有反應。但我覺得她現在已經知道了我是同性戀這個事實,對我也沒有任何偏執的語言了,也沒有逼我結婚。


    親友會在一些城市設有小組、分會,由志愿者組成,按志愿者的規模劃分,先是小組,如果人數到一定規模,會“升級”成為分會?;貖涞坠ぷ骱?,我加入了長沙分會的宣傳組,在里面做志愿者,也從里面得到了很多幫助和支持。我們其中一個重要的活動是分享會,比如請一些家長來分享他們是怎么接納自己的同性戀孩子的,或者請一些向家長出柜的同性戀者講他們的經歷。


    圖片

    2019年3月,在長沙的“同志親友懇談會”上,柱子媽媽說:“我的兩個孩子都是同志,現在我站在這里好好的,只要父母愛你們,沒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作為一個母親我更理解孩子內心的痛苦?!?nbsp;© 親友會長沙分會


    這是一個逐漸接納自己的性少數身份,并且被更多人接納的過程,如果有更多的家庭能接納自己的同性戀孩子,也許慢慢的,整個社會的接納度就會更高。而且活動的一個主題就是“家庭和諧”,做宣傳的時候,看起來也更容易被接受一些。


    我發現家長志愿者和我們這些青年志愿者之間是互補的,雖然他們在使用互聯網這方面可能弱一些,但是他們的聲音在社會上是更容易被聽見的。如果只有這些年輕點的志愿者在表達、倡議,可能也不會有什么人來關注。


    去年3月,和親友會的工作人員聯系并獲得認可之后,我開始籌建婁底本地的親友會小組,因為我希望在婁底也能有像長沙分會那樣的活動和氛圍,讓更多本地的同性戀暢所欲言,不用去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在湖南,如果只是停留在長沙一個城市做活動,一些離長沙比較遠的人就沒辦法參加。


    其實當時已經有一個微信群了,大家都和婁底有些關聯,主要是從長沙分會的一些活動中慢慢聯絡起來的。為了找到更多的人,我們幾個志愿者用了個很笨的方法,在幾個同性交友軟件上按距離的遠近找“附近的人”,一個一個的加好友,告訴對方婁底新成立了一個小組,最近在舉辦一些活動,邀請他們來參加。但是這樣頻繁地加好友、發消息很容易被封號,我已經被封了四五個號了,甚至有一個手機的設備ID都被封了。


    婁底小組的第一場活動是在去年4月,是在一個電影院辦的觀影沙龍。我把我租的地方改造、裝飾了一下,作為一個活動空間,有時候小組的討論,或者小型的“分享家宴”就直接放在了家里。我也跟房東說過,想把客廳裝飾一下,辦一些公益活動,會有一些朋友來家里。房東問我是什么樣的活動,我說跟同性戀有關。他說不要在他的房子里做違法的事情就行。


    今年11月,我們辦了一場“親友分享會”,請了有兩位媽媽來分享,還請了一位律師來講“意定監護”,那天來了50多個人,有些人也把他們的父母帶來了。聯系活動場地的時候,我跟一家酒店的負責人說,是要辦一場和同性戀相關的分享活動,想租借他們的活動廳,對方答應了。但沒多久,對方又說酒店不能做這樣的活動,會影響酒店的形象。


    我們只好繼續找,還好最后確定下來的那家酒店特別好,負責場地租用的經理是個女生,她知道我們是做這種性少數人群的分享活動,場地費還給我們打折了,而且如果是我們的嘉賓或者參與者入住的話,住宿費還給我們打六折,還說長期有效。


    圖片

    11月21日,在婁底舉辦的“同志親友分享會”上,主辦方邀請了湖南大學的法律碩士楊勤鈦分享“意定監護”的法律知識,除此之外還有關于“家庭接納”的主題分析。 © 親友會婁底小組


    財務方面都是公開透明的,一些社群里的人,或者家長給親友會捐款,捐款是直接進入到親友會的賬戶,在網上都會定期公示,而不會在小組這邊經手。做活動的時候,需要場地費,以及嘉賓的交通、住宿等,我們再向親友會申請。


    也有一些人在線上的聊天群里很活躍,但是不來參加線下的活動,可能是擔心在這樣的活動里,自己出現在其他人拍的照片里,被認識的人看到。所以我們在現場都會貼上禁止拍照的提示,也會提醒大家,未經他人允許,請不要隨意拍照。但為了記錄、留念,活動上還是會請志愿者拍照。如果一些照片要公開發出去的話,也會征求出現在照片里的人的同意。不然就不發,或者給對方打上馬賽克。


    現在我們婁底小組的核心志愿者已經有10個人了,其中有6個是男同性戀,2個是女同性戀,還有1個“女跨男”的跨性別者,1個直女。能因為我們志愿者的性別、性傾向也挺多元的,能再聯系到各自更細分社群里的人,所以現在社群里的性別也很多元,而不是單單只有男同性戀這樣單一的群體。而且還有“直人”這樣的異性戀成為核心志愿者——她的一個好朋友是同性戀,前些年她看見社交媒體上很多關于同性戀的話題、標簽都被封了,她跟我們說,她覺得這樣很不公平。


    我認識的一些同性戀朋友已經不在婁底了,有的人是在外地做自己的事業,有的人可能就真的是覺得在這樣的三四線城市沒辦法有自己的生活和生存,想出去外面尋找更加多元、包容的城市。我也沒有什么辦法能讓他們回來,但希望能有越來越多人站出來,不是說來做志愿者,而是來參加這個社群的一些活動。因為如果能站出來參加活動,就意味著已經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曾經被同學霸凌,現在我回到家鄉支持更多同志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二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