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icg0"><u id="gicg0"></u></menu>
  •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menu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menu>
  • <input id="gicg0"><u id="gicg0"></u></input>
  • <nav id="gicg0"></nav>
    <input id="gicg0"><tt id="gicg0"></tt></input>
    <menu id="gicg0"><tt id="gicg0"></tt></menu>
    <input id="gicg0"><acronym id="gicg0"></acronym></input>
  • 加載中…
    個人資料
    青林知青
    青林知青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1,842,159
    • 關注人氣:2,459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張玉娘:演繹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2021-05-28 09:07:46)
    標簽:

    張玉娘

    梁祝

    宋代女詩人

    朱淑真

    浙江松陽

    分類: 歷史雜談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張玉娘:顧將今日意,化作陽臺云

    四方客,八仙桌,國人總是喜歡四六八十地用數字將一些同類人物進行組合,所以,我們總會看見“中國四位偉大詩人”或“唐代四大女詩人”一類的稱呼。

    當然也有所謂“宋代四大女詞人”一說,指的是李清照、朱淑真、吳淑姬和張玉娘,其實,就我來看,易安被奉為“詞宗”,橫掃歷代須眉,女性詞人與之相比差得就不是一星半點了,其他三位中,僅朱淑真能與匹敵一二,后兩位怕便不在一個層量級上了。

    要說相同,那肯定是這四位的生活軌跡都很悲催,在愛情方面,除了李清照有過短暫的歡樂外,其余時段都是孤獨相伴,最后還被一小鮮肉給弄去坐了牢,不過,她還算是四位中結局最好的了,至少享受過愛情的甜蜜。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朱淑真嫁與庸夫俗才,夫妻不和,追求愛情無果,最終抑郁早逝;吳淑姬被誣入獄,與人為妾,不知所終,悲慘更甚;而這幾位的人生悲劇同張玉娘相比都不算什么了,因為這張大小姐的人生,就是南宋現實版的《梁?!?,是一曲愛情悲歌。

    張玉娘, 字若瓊 ,號一貞居士 ,處州松陽人,即今浙江松陽人,南宋女詞人;及筓,與榜眼沈佺訂婚,惜沈病卒,張玉娘思念成疾病亡,年僅27歲。

    她出身仕宦之家,自幼聰穎異常,從她這年紀便給得有號,就知道她的家學淵源是很好的,她好讀書,擅詩詞,過目成誦,時人以漢之班昭喻之,且女紅亦是一流,這也是一件很難得之事了。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夜涼春寂寞,淑氣浸虛堂;

    花外鐘初轉,江南夢更長;

    野禽鳴澗水,山月照羅裳;

    此景誰相問,飛螢入繡床。

    這首《暮春夜思》應該是她早期的作品,整首詩溫婉幽靜,體現了她細膩的感情色彩,夜之冰涼,春之寂寞,其實也是她多愁善感心境的表達,那稀疏的鐘聲,野鳥的低鳴,無不隱隱地襯映出她心底的愁緒。

    才豐而命蹇,是后人對張玉娘人生的評價,才豐自是不必說了,這命蹇當然指的是她的婚姻,她與表兄沈佺訂婚,二人情投意合,又都有才華,可說是鸞鳳絕配。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可惜后來宋運將終,張家衰敗,父母欲悔婚,然張玉娘卻發誓非沈佺不嫁,雖然沈佺無意功名,但為了挽救這樁婚事,在張家“欲為佳婿,必待乘龍”的壓力下,于是,沈佺便赴京參加科考,這很有些《西廂記》的韻味。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遠道。一日不見兮,我心悄悄?!?/FONT>

    “采苦采苦,于山之南。忡忡憂心,其何以堪!”

    “汝心金石堅,我操冰雪潔。擬結百歲盟,忽成一朝別。朝云暮雨心來去,千里相思共明月?!?/FONT>

    這是沈佺走后,玉娘在日夜思念寫下的《山之高》三章,這是三首擬樂府的古風,深得《詩經》中那些描寫愛情詩歌的神韻,在電視劇《甄嬛傳》中,甄嬛有好幾次撫琴遣懷時都彈奏了這首曲子,只是可惜,能聽出這曲子韻味之人不多,更無幾人知道這詞是張玉娘所作。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睹月思人,我最喜歡這其中“我心悄悄”一句,她在大膽示愛中,將一個女子在說常人羞于直言時的神情,表達得是無可比擬地貼切,而這幾首詩中所道出的對愛情之堅定,更是她心跡鏗鏹的誓言。

    對愛情充滿著熱烈而大膽的追求,情感飽滿真摯,字句無不打動人心,她是如此坦率,故時人贊曰,“有三百篇之風,雖《卷耳》、《蟲草》不能過也?!?/FONT>

    想這沈佺也是大才之人,如探囊取物一般,輕輕松松便高中榜眼,這可是殿試第二名的成績,是要騎馬游街,“一日看盡長安花”的,可惜,他未能演繹出《西廂記》大團圓的結局,在京染病,回鄉不久便撒手西去了,這時的張玉娘大約22歲左右。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二十幾歲還待字閨中,這在古代可以說是超級的“黃金剩女”了,而沈家也是大戶人家,其敗落也應該有個較長的過程,想其是書香傳家,不會如那吃喝嫖賭之人,一夜之間將家敗光,而這么長的時間中沒有婚嫁之事,只能說張家悔婚也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了。

    從中也看出張玉娘在這婚姻中的抗爭也是很激烈的,但幾乎所有文章都說兩人為青梅竹馬,我認為這個有些想當然了,張玉娘所處之南宋后期,理學盛行,男女大防達到了前所未有之高度,即使兒時能有那么幾次的見面,但遠達不到一往情深的程度吧。

    所以,張玉娘遵循的是從一而終之理念,是在對沈公子有著好印象的基礎上而作的選擇,從這個角度來看,她實際上是封建道德觀念的一個犧牲品。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沈佺死后的幾年中,張玉娘寫的幾乎都是表述自己思念之情的作品,她終日憂郁不樂,哀惋不止,身體也每況日下,竟至“帳底暗流清血”,父母為她另擇佳婿,均被拒絕,矢志為沈佺守節。

    中路憐長別,無因復見聞;

    愿將今日意,化作陽臺云;

    仙郎久未歸,一歸笑春風;

    中途成永絕,翠袖染啼紅;

    悵恨生死別,夢魂還再逢;

    寶鏡照秋水,照此一寸衷;

    素情無所著,怨逐雙飛鴻。

    這首名為《哭沈生》的詩,便是她在以淚洗面的時日中所作;其情之悲,感天動地,

    五年后,在一個元宵之夜,夢見沈公子駕車來迎娶她了,醒后悲痛欲絕,嘆曰“郎舍我乎?”于是大病不起,不到半月便絕食而殞,香消玉殞,她終于結束了相思的煎熬。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張家父母為女兒的忠貞所感動,在同沈家溝通后,將玉娘與沈公子合葬于西郊楓林,而更令人感嘆的是,她有兩個侍女,在她死后月余,名為霜娥的悲傷“憂死”。

    而另一位叫紫娥的也不愿獨存,遂“自頸而殞”,主仆如此深情,寧忍共赴黃泉,可見其情誼深厚,姐妹之情能有幾人比之;而尤為不可思議之事是她養的一只鸚鵡,在這些女子走后,“悲鳴而降”,也不食而亡,實為世間奇事一樁。

    可別小瞧了這只鸚鵡,這應該屬于神鳥一枚,據說在沈佺赴京科考之時,鸚鵡感張大小姐思念日熾,不能自己之際,答應為她傳書沈郞,將她寫就的泣血詩句帶去臨安,不過,這飛“鸚”傳書的故事肯定是后人的想象。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張家感兩位侍女深情及鸚鵡通人性,忠愛其主,將這三位亦一起陪葬在沈張墓之左右,號為“閨房三清”,這便是松陽聞名已久的“鸚鵡?!?。

    “極目天空樹遠,春山蹙損,倚遍雕闌。翠竹參差聲戛,環佩珊珊。雪肌香、荊山玉瑩,蟬鬢亂、巫峽云寒。拭啼痕。鏡光羞照,孤負青鸞。

    何時星前月下,重將清冷,細與溫存。薊燕秋勁,玉郎應未整歸鞍。數新鴻、欲傳佳信,閣兔毫、難寫悲酸。到黃昏。敗荷疏雨,幾度銷魂?!?/FONT>

    這是張玉娘的《玉蝴蝶·離情》,亦是一曲感人至深的愛情悲歌,從遠景寫到自身,由外及內,讀來比起李清照的那些愁緒,更深、更切,實在是讓人潸然淚下。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其實在當時,張玉娘的事跡僅僅是作為一種符合主流道德觀念,是以“情獨鐘于一人,而義足風于千載”的精神而被人們頌揚,至于她的才情和詩詞,可能囿于女子的身份而并未受到人們的關注,遂在身后數百年間陷于默默無聞之境。

    好在她的詩詞被保存下來的,雖然鮮為人知,卻也在小范圍內流傳,被深深地埋入塵煙,直到“歷三百年后顯于世?!痹诿鞒苫觊g,被貢生王昭在一個偶然機會發現,遂作《張玉娘傳》進行旌表,方得為時人所知,但影響面很小,依舊未被人識得。

    張玉娘被后人識得要歸功于一位識寶之人,那便是明末清初的會稽人,“臨川派”著名劇作家孟稱舜,他是在松陽當教諭聽說了張玉娘的故事,并讀得她的詩詞,在被凄美故事感動的同時,亦被其詩詞所折服。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他召集鄉邑士紳募捐修墓建祠,擴建貞文祠,并親自撰寫了祭文《貞文祠記》;將張玉娘的詩詞編輯為《蘭雪集》,蘭即蘭花,天下第一香,雪即白雪,潔白無瑕;并賦詩以寄,中有“蘭雪有辭君莫唱,夕陽煙樹不勝愁”句,讓時人感傷無比。

    “吾聞天下之貞女者,必天下之情女也。從一以終,之死不二,非天下之大鐘情者能之乎?抑古之女子,美于色者有之,豐于才者有之。美于色者或絀于才;豐于才者或薄于行。才與色合而以一貞自命,不食其言者,千古以來一人而已?!?/FONT>

    作為繼湯顯祖之后的著名作家,他為張玉娘寫了一出35折傳奇劇本,這就是《張玉娘閨房三清鸚鵡墓貞文記》,簡稱《貞文記》,這部劇被后世同《西廂記》、《追魂記》及《嬌紅記》一起,合稱為“四美”劇本,在中國戲曲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白楊花發春正美,黃鵠簾低垂。燕子雙去復雙來,將雛成舊壘。

    秋風忽夜起,相呼渡江水。風高江浪危,拆散東西飛。

    紅徑紫陌芳情斷,朱戶瓊窗侶夢違。憔悴衛佳人,年年愁獨歸。

    這是一首《雙燕離》,據說是在張家欲悔婚之時玉娘寫予沈公子的作品,它借燕兒成雙出對,相依相隨的幸福,隨著秋風蕭煞,風急浪高而不得同行,其憔悴傷心之情非常地令人傷感。

    《蘭雪集》共兩卷,存詩117首和詞16闕,形式豐富多樣,風格清新明麗,著名學者譚正璧在《女性詞話》中說:她“在宋代女詞人中,簡直可與李清照、朱淑真、吳淑姬并駕齊驅,吾們不妨稱為‘宋代四大女詞家’?!?/FONT>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而唐圭璋先生對她更是推崇,說:“誰也知道,宋代女詞人,有李易安、朱淑真、魏夫人、吳淑姬這一班人??墒呛苌偃酥?,宋代還有一位女詞人張玉娘,足以和她們分庭抗禮呢!”

    并且他又敘述道,“玉娘天生麗質,而且聰慧異常。所作文章詩詞,震驚一時,人比她為漢代的班大家?!逼湓娫~直接奉為“不亞于《漱玉》、《斷腸》?!币?,這兩本詩集的作者,一為李清照,一為朱淑真,評價之高也是無以復加的了。

    張玉娘的詩詞中,除了那三首《山之高》古風外,還有一首《川上女》也是被后人高贊的作品,她描寫了一個孤獨寂寞身處深閨的女子,對未婚夫由衷地表白愛情時的忠貞,其實也是她自己境況的真實寫照。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川上女,行踽踽。

    翠鬢濕楚云,冰肌清溽暑。

    霞裙瓊佩動春風,蘭操蘋心常似縷。

    卻恨征途輕薄兒,笑隔山花問妾期。

    妾情清澈川中水,朝暮風波無改時。

    這是一首很有趣的詩,其中的“輕薄兒”,同平素人們口中稱最親近的人為“冤家”頗為相似,充滿了溫情和甜蜜之感,看似滿含憤怒的嗔怪神情,其實是真摯情感的發泄,那一句“蘭操蘋心”,則濃情蜜意盡在其中了,而“風波無改時”,則表達了對愛情的堅貞。

    最令后人感嘆的是,張玉娘并不是一位只知閨房中對愛情卿卿我我,自嘆自憐的“情癡”,而是一個與國家和民族休戚相關的奇女子,她作為一位生活在南宋王朝即將覆沒,血雨腥風之際,寫有多首格調悲壯、慷慨激昂的詩詞,如《塞上曲》、《幽州胡馬客 》、《從軍行 》等等,這在歷史上眾多女詩人中是極為少見的。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嶺上松如旗,扶疏鐵石姿;

    下有烈士魂,上有青菟絲;

    烈士節不改,青松色愈滋;

    欲試烈士心,請看青松枝。

    這首名為《王將軍墓》的詩,是她在祭拜家鄉一位王姓將軍時寫下的,雖然我們無從知道這位將軍的事跡,但肯定是一位忠心報國,戮力殺敵而獻身的志士。

    此詩情感真摯,以嶺上層層排列,青翠挺拔的青松比作那些戰死疆場將士的英魂,以松喻人,并將自身耿耿的愛國激情,寄寓在贊頌的青松之中 ,由此表達對烈士忠勇犧牲精神的敬慕和向往。

    “畫角吹楊柳,金山險馬當;長驅空朔漠,馳捷報明王?!蔽覀儚倪@些詩句中,能夠體味出張玉娘胸中的愛國激情,這遠非那些吟花感月的尋常女詩人可比,即使寫有“至今思項羽”的李清照,怕也難望其項背的。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很長時間以來,我對張玉娘的了解是很膚淺的,大概只知道她為未婚夫殉情而亡,是一宋代版的“梁?!?,或者如“孔雀東南飛”一般的故事而已,囿于固有觀念,認為將其同“婉約之宗”的李清照相提并論,放在一個層面上是很反感的。

    但是,在讀了她的詩文后才發現,張玉娘的才情真可以說是不輸李清照,之所以同其相比要寂寞很多,這也有著時代的原因。

    李清照生于北宋,是文學詩詞最光大之際,而張玉娘生于南宋末,詩詞的鼎盛時期已過,加上金元外患,國土日減,民眾自保不暇,文化事業早已呈衰敗之勢,所謂“詞之有北宋 ,猶詩之有盛唐。至南宋則稍衰矣?!?/FONT>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加之南宋程朱理學盛行,婦女地位日漸低下,與北宋之時幾無可比,即使是被高贊的“從一而終”等“婦德”,也因戰亂及后來的元人統治而被人忽視,所以,一直到明初漢人重新定鼎后,方有重現天日的可能。

    膏雨初干風日晴,綠陰深處一聲鶯;

    喚回午枕傷春夢,起向薔薇花下行。

    張玉娘的人生悲劇被當今稱為是“一出希臘式的大悲劇”,所作詩詞的精華也大都是局限于思念和忠貞,使得她的作品彌漫著濃烈的哀愁氣氛,但偶爾也有著略帶著春風的陽光之作,比如這首《暮春聞鶯》。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雖然張玉娘同李、朱兩位女詞人聲名不在一個層面上,但在題材和風格上卻是呈多樣的色彩,畢竟她生命的定格是在27歲之時,如果能多給她一些時間,在文學成就上超出二人也不會讓人太驚奇的。

    一生一世,一情一殤,盡管在明清之際,人們關注的著眼點是在“紅顏貞女無二心 ,心同金石 ,然終究菱花鏡碎 ,彩云飛走”上,提及兩宋女詞人也無非《漱玉》和《斷腸》而已。

    然而,隨著今人對《蘭雪集》更深入地解讀,張玉娘這個名字,必將會讓更多的人認識和感動,她給我們留下的那些流光溢彩的詩詞華章,必定會被更多的人吟詠、傳唱!

    她位宋代四大女詞人之列,未嫁而亡,演繹了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張玉娘:演繹真實版的梁祝愛情悲歌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二八彩